死亡七唱

死亡七唱

启示录

 


我是会做梦的,亚历山德拉。你承受得了我的梦境吗?


当凯尔从梦中清醒的时候,他总会想起林的这番话来。他的声音很沉,很低,不知何时便根深蒂固地扎在他的心里,而这让凯尔多少觉得有些不适。诚然他已经习惯了这一切——当他刚刚开始做梦的时候,他总会在梦中见到些古怪的东西,那些东西如扑火的飞蛾,扇着带火星的翅膀,掠过他的眼睛,火光之中总会飞着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。凯尔对此保持沉默,林并不会想知道这些秘密,当然,他也不打算提及。

但这次的梦着实有些措手不及,凯尔是从一场大火中惊醒的,素来冷静...

2017-08-19 13
 

因为灵魂与灵魂紧紧相依

发布了长文章:因为灵魂与灵魂紧紧相依

点击查看

一个R/L的小论文,欢迎看过being pro的留言探讨或者和我私信

2017-08-11 37
 

地狱一季

地狱一季

启示录

 

 外链:这里


2017-08-10 7
 

埃费拉战役篇·破晓之钟(03)

第一节:黎明之城


03


当空气中那股甜腻的花粉味钻进鼻腔的时候,瑞克着实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他揉了揉鼻尖,有些难以忍受地用手指抵住了鼻子,仿佛这样能够好受些似的。青羽环顾四周,他看起来对这里的商贩很有些兴致,从方才开始便在不断地打量,甚至还停下步子,伸手去逗弄着笼子里的鸟。

“这里的市场远比王都还热闹,”青羽说道,“没想到有这么多商贩在这里兜售灵兽魔药,规模可比王都要大上一倍不止吧。”

“我可没听说过这里全是这些花花草草的……”瑞克又打了个喷嚏,“怎么有这么多人聚在这里卖花?有什么庆典吗?”

才踏入埃费拉城,他和青羽就险些被拥挤的人流冲散了,瑞克惊讶于这儿的繁华,他...

2017-07-24 7
 

埃费拉战役篇·破晓之钟(02)

第一节:黎明之城


02


“如今的北部早就安宁,萨德之流的叛臣贼子,想必也因见识到了陛下的威严,他们已经销声匿迹,被王军粉碎瓦解,我敢说,帝国就此便可高枕无忧!”

在一番高声的赞颂下,议会厅里登时响起了鼓掌声。贝德维尔·欧尼斯特微微蹙眉,他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那坐在上头的国王,而国王陛下仍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,仿佛这样的消息也不曾让他感到振奋。欧尼斯特公爵轻轻攥起手,钢笔抵着他的掌心,但他却无法写下一个词语。他已经老了,国王也老了,可在此时,公爵第一次感受到油然而生的无力感,仿佛他所构想的一切都如斑驳的石灰墙般逐步剥落,渐渐消失在岁月的时光里。但国王没...

2017-07-19 5
 

埃费拉战役篇·破晓之钟(01)

 

破晓之钟

新历:647年


第一节:黎明之城


01


春季造访得及时,当清脆的铃铛摇晃着路过小径的时候,瑞克不由得停下脚步,朝那远处的城墙投去一瞥。他仿佛能看到璀璨的春光正从这片山脚的平原开始冒头,就连空气中也带上了点儿酸甜的滋味。山脉的另一头便是密集的铁森林,在如今的时节,那儿也变得一派明媚起来。瑞克没由来地感到呼吸顺畅,这仿佛令他多日来的疲劳也跟着一扫而空,整个人的肩膀也变得轻松许多。

马蹄的声音不绝于耳,瑞克频频回头,确认着所有的士兵都已经到齐,帝国的旗帜也飞扬起来。这是...

2017-07-18 23
 

烧毁的诺顿

烧毁的诺顿


瑞克并不意外会在这会儿听到他的脚步声。尽管他此时显得狼狈极了,在对方跟前,恐怕也只有被嘲笑的份,但他仍旧抬起头来,在微弱的光亮中捕捉着对方的身影。这着实不是什么好预兆,在林·文德苏尔跨入囚笼的那一刻,他当真感到一阵寒意袭来,仿佛深深地抓住了他的咽喉,将细碎的冰块填塞入他的胸腔。

这并非是他的错觉,瑞克想,这家伙已经变得极为古怪。他的身上几乎看不出任何昔日明朗的影子,深浓的阴影如斗篷般将他裹着,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。凯尔·亚历山德拉站在外头,那双金色的眼睛不留痕迹地扫了...

2017-05-19 4
 

锡雍的囚徒

  • 一个片段


当那囚徒被押上审讯场的时候,刺耳的铁镣声令瑞克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。昏黄的午后,斑驳的影子烙在铁壁般的囚房内,正值暮春,周遭的空气也变得闷热起来,窒息感在风中翻滚,令人颇为焦躁。

卫队如雕像般地站在外头,穿着精致的贵族议员和法庭的陪审员正交头接耳。炎热仿佛无法阻挡他们的好奇,但瑞克只感到压抑。林在他身侧坐着,自方才开始,他的目光便紧紧聚焦在了囚徒的身上,一寸也没有挪开——瑞克知道,跟前的男人是萨德·伯吉斯麾下的一员猛将,同样是一位极其出色的魔法师,为了将他俘虏,王军付出了堪称惨痛的代价,而此时男人双手下垂,一身亚麻布的囚服松垮...

2017-04-16 4
 

赎罪

赎罪(亚萨忧勒)


婴儿的啼哭。钟声,一道闪电,一声轰雷。亚萨静静地坐在窗边,他面无表情,仿佛自己只是一尊石像。年幼的婴儿撕心裂肺地哭闹,仿佛因蹬腿的动作,就连摇篮也晃动起来,发出吱嘎的摩擦声,初春的第一场暴雨倾盆而下,重重地打在了窗棂上。

“我知道你来了。”亚萨低语,“我知道。”

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在夜晚来到这里——这间卧房,属于他刚出生的王子,但亚萨知道,或许新生的生命与死亡最为贴近的缘故,在这儿,他总能听到最为熟悉的脚步声。起初只是普通的散步,而之后则变成了奔跑、跺脚,愈加急促不安。尽管所有...

2017-04-13 2
 

罪恶

现在他醒来了,知道 

谁也逃不掉命运,除非在梦里。 

不过那场恶梦还把另一件事也搞颠倒了—— 

连惩罚也符合人情,是另一种方式的爱


罪恶

启示录


黑色的河流逆向而淌。一切是死的,是无声的,空气仿佛也失去了意义;寂静。林·文德苏尔沉默地看着河水漫过他的脚踝,这本该冰冷,不过这会儿他毫无所知。深夜的山谷会迎来其他的访客,林听到后方传来细细索索的脚步声,是皮靴踩裂了树叶,但他没有回头,只是轻声笑了笑:“是个不错的夜晚,是吗?”

他没

2017-03-31 3
 

entice

一个车

走:这里

2017-03-22
 

篝火

  • 镜像LR

  • 一个小小小车


全篇走>>>>>>>这里

2017-01-28 1 2
 
© 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