埃费拉战役篇·破晓之钟(01)

 

 

破晓之钟

新历:647年

 

 

第一节:黎明之城

 

01

 

 

春季造访得及时,当清脆的铃铛摇晃着路过小径的时候,瑞克不由得停下脚步,朝那远处的城墙投去一瞥。他仿佛能看到璀璨的春光正从这片山脚的平原开始冒头,就连空气中也带上了点儿酸甜的滋味。山脉的另一头便是密集的铁森林,在如今的时节,那儿也变得一派明媚起来。瑞克没由来地感到呼吸顺畅,这仿佛令他多日来的疲劳也跟着一扫而空,整个人的肩膀也变得轻松许多。

马蹄的声音不绝于耳,瑞克频频回头,确认着所有的士兵都已经到齐,帝国的旗帜也飞扬起来。这是他第一次到领地外头的地方驻扎,即便只有一千多骑的军队,对于瑞克·欧尼斯特而言,也着实是一件重大的任务。要知道,作为一名军人,他资历尚浅,对一切都十分陌生,王军之间本就混乱,其中的权力争夺,瑞克多少也略有耳闻。新晋的纪凡德·普雷沃将军尽管颇有才干,但出身平庸,那群旧贵族依然牢牢把控着军队的核心,普雷沃便只能培养些属于他的年轻势力,其中便包括瑞克和青羽。瑞克挺欣赏他的果决和自信,比起那些只晓得数金银财宝的老家伙来说,普雷沃着实像一头迅猛的猎鹰,瑞克有理由相信他会给王军注入新鲜的血液,甚至于改变整个腐朽的帝国。

“长官!”后头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,“我们已经抵达莫扎比河谷了,距离埃费拉城只有两天的路了,您是要去城里看看吗?”

“不了,”瑞克转过身来,“我们已经抵达驻地,等到一切安顿好了,我再去埃费拉城见见领主。”

军人恭敬地向他敬了个礼,随后转身开始卸下行李。马蹄轻蹭着地面,发出闷闷的撞击声,另一头的青羽水木正在指挥士兵将木材堆积在空地处。东方人虽然看起来瘦削,但力气却不小,他甚至亲自加入了搬运的队伍中,瑞克错愕地看着他,直到他手中也被交托了一个沉重的木箱。青羽扶了扶眼镜,有些无奈地看着他:“水土不服吗?”

“我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积极。”瑞克费力地将木箱推到了高处,用力地拍了拍手,“平时你都不大搭理人,是因为这儿的空气变好了吗?”

“这里比王都舒服。”青羽说道,“我很乐意在这儿一直待下去。”

瑞克点了点头,他确实赞同青羽的发言,毕竟这是整片大陆的核心地区,也是土地最为肥沃的地方,而位于平原中央的第一城市埃费拉,更是拥有着黎明之城的美名。从周遭的山脉上朝下俯瞰,灯火通明的埃费拉城便如一颗熠熠生辉的宝石,嵌在这湿润的河谷地带,而他们的驻扎地莫扎比河谷,便在埃费拉城的西南方,紧挨着莫扎比河,只要顺着河流朝下走,再经过几个城镇,便是王都的领地。据说从铁森林的高山上看日出,埃费拉城最高的钟塔便会沐浴在太阳中,如利剑般割开光芒,瑞克对这样的景致兴趣缺缺,但没能来到这里的林·威弗列德却是期盼已久。对于普雷沃将军的任命,林早已表达了不满,在瑞克出发前,他也不忘好好抱怨一番:“你可以去莫扎比河谷,而我就只能待在王都,这也太没劲了!“

想也知道为何普雷沃将军会点名要林留在王都,好好地做文书工作了——瑞克想,对方的脾性的确需要好好磨练一番。他也庆幸和他一块儿到这里的人是青羽,而不是亚历山德拉,否则他的日子可就难熬了。青羽平素便和人交流不多,但瑞克知道他是个极为优秀的魔法师,假如说有些人具有天生的魔法才能的话,那么青羽必定是其中的佼佼者,他似乎没有什么不会的,瑞克对他十分佩服,某种意义上,他就像一块会走路的活化石。

“虽然这里只是河谷地带,不过距离城镇不远,”瑞克蹲下身,细细数着箱子里头的玻璃瓶,“普雷沃将军把我们安排到这里,也是为了防范于未然吧。”

“叛军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动静了。”青羽说道,“也许是刚入春,他们也需要补给,应该一阵子不会有什么行动。”

“但愿如此。”瑞克长叹一口气,“等我们收拾好了东西,就去拜访城主吧,我们得把普雷沃将军的手信带给他。”

 

 

埃费拉作为平原第一城,往来的商户自然不少。在开春时节,这儿便更是热闹,随着火车一同进城的旅者和贵族小心翼翼地避过密集的人群,以免笨重的行李撞到那些摊子上珍贵的宝石。莉拉·威弗列德一扬自己的长发,拎着皮箱,径自穿过了喧哗的广场,女仆长安德莉亚匆忙地追着她的步子,气喘吁吁:“请、请您等一下,莉拉小姐,您走得太快了——”

“是你速度太慢了,安德莉亚。”莉拉猛地转过身,眉毛拧在一起,“不快点儿的话,天黑之前就没办法在旅店落脚了,我还想趁着今晚好好逛逛集市,去准备套像样的衣服呢。”

“侯爵大人先前特地叮嘱您,衣服可以从家里带,”女仆长颇无奈地说道,她拎了拎沉沉的箱子,里头发出轻微的撞击声:“何必非要到这儿来挑选这些粗布衣物呢?”

“这你就不懂了,王都虽然好,可哪有这里来得新鲜?”莉拉轻哼了声,“这儿可是第一大商业都市,紧跟潮流,我得赶紧选些好东西,顺便给父亲带一点儿回去。”

在离开车站后,马路便立刻变得宽阔起来。城门口聚集着许多商贩,正准备支起敞篷和油伞,鸟笼子里传来各种高高低低的啼鸣声,珍奇的鲜花凑在一块儿,散发着迷人的香气。莉拉走走停停,她时不时地去询问商品的价钱,接着便出手大方地将它们买下,不一会儿,她手里便多了一大把新鲜花束。少女总是热爱鲜花的,哪怕它们的寿命短暂,也足以让她觉得快乐。更何况在埃费拉,有许多王都见识不到的东西——这里距离东边的港口城市不远,因此走在路上,也总能看到许多服饰不同的旅客,远比王都来得有趣。

“不过,您到这儿来不是为了看剧团的演出吗?”安德莉亚总算追上了她的步子,莉拉的步伐顿了顿,随后取出自己的手绢来递给她:“那个拉科尼亚歌剧团?他们之前可就声名远播,但距离上一次来王都演出,已经过了五年了,五年前我和父亲一起去看过,那真是非常精彩的戏剧,现在王都都没什么剧团能比过他们。”

“听说剧团经过了重组,是吗?”

“是有这么回事,这一次,也是他们的首次演出。”莉拉轻轻抬起帽檐,仿佛正在欣赏周围的建筑,“据说他们还会上演那场最有名的戏剧,真可惜,父亲身体不好,不能一同前来……”她叹了口气,语调变得有些遗憾,“所以等我们收拾好行李,就赶紧去集市上逛逛,给父亲带点儿礼物。”

“您真是温柔。”

女仆长的神色随之变得温和起来,她自小照顾着莉拉·威弗列德,对方尽管脾气骄纵,但心地善良,品行端正,早已成长为了一名出色的女贵族。莉拉就读于王国最显赫的女子学院,那儿培养的皆是名门淑女,莉拉也即将毕业,马上会遵循侯爵的安排,进入中央协会工作。尽管就事实而言,许多贵族小姐的生活马上就会迎来新开始,她们大多会立刻成婚,随后成为另一个家族的女主人,而莉拉早些年便和瑞克解除了幼稚的婚约,即便现在上门求婚的人数不胜数,但她性格高傲,那些庸俗之辈压根没法入眼。一名贵族少女竟会期许爱情,说出去恐怕都显得匪夷所思,不过莉拉并不觉得困扰,好在侯爵足够疼爱她,她也有着足够的自信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。

“所以,让我们走得快一些吧!”莉拉抓过她的手,愉快地说道,“等到剧团来了埃费拉,那就会变得人山人海,连路都瞧不见了!”

 

TBC

2017-07-18 23
 
评论
热度(23)
© 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