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诅咒者

  •  紧跟着割夜


被诅咒者

启示录

 

 

 

“来吧。”

凯尔朝他伸出手,漆黑的风鼓动着他的长发,让林·文德苏尔看起来就像一尊冰雕。当然,他的掌心确实没有什么温度,寒冷且乏力,蜷缩手指的时候,凯尔仿佛觉得那是一截折断的树枝。熊熊烈火静谧地在夜中燃烧,四周浮动着一股硝烟味,然而那过于遥远,卷至身侧的时候,便淡得好似渗进了皮肤里头,战火与杀戮的余韵贴着身子,沉入他们的影子里。

林的脚步有点儿踉跄——但他显得格外安静。凯尔瞧见他的时候,他的耳边还响彻着那声大笑,好似要抽空他的身体一般,将他的力气掏空了。他猜想方才林一定与瑞克进行了长谈,只有见到瑞克的时候,林的情绪才会如此变化剧烈,这并不让他觉得意外,他很清楚,瑞克之于林,就像脚底踩上的石子,他永远无法忽略他的存在——就如他无法遗忘过去。而他们的背后是废墟般的王宫,只剩主殿尚且顽强地矗立在烟尘中。林·文德苏尔嘴唇煞白,但他仍旧固执地抓住了凯尔的胳膊,声音轻了些:“天快亮了。”

“还有一会儿。”凯尔说道,他的目光越过火的边沿,“这儿已经变得很美。”

他无法衡量美的意义,这对他而言尚且陌生,但这会儿凯尔知道,这濒临绝望的、悲伤的景色,确实撼动着他的内心。他可以听见凄厉的哭号与咒骂,痛苦的挣扎与求饶,龙群在这空中盘旋,令远处漆黑的地平线显出一番海浪的波涛。而火光柔和地攀上林发白的头发,这让凯尔一时间有些睁不开眼睛——那过于明亮了,明亮得仿佛随时会融化一般。但林只是凝视着他,片刻后他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同样也很丑陋。”

他转过身子,有些费力地依靠着柱子坐了下来。凯尔不言不语,他同样在他身旁坐下,并示意林可以依靠他的肩膀。青年稍稍有些犹豫,但奈何扛不住这番疲倦,他终究叹了口气,勉强地点了点头。棕色的烟草云中仿佛变幻出了玫瑰色的岛屿,巨大的龙宛如追逐海浪的礁石,但周遭只有凝结的灰白色的雪,绝望随哑寂的呼唤消散在风里。他似乎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安静的林了,大部分时候,他都像一个钟摆,每一下都沉重地敲在他的心口,然而这会儿,林·文德苏尔的目光如此平静,那红色里头浮动着淡金色的光辉,这很难让人将他与这场毁灭行动的始作俑者联系在一起——他看起来太过于虚弱了。

然而,但是——凯尔微微合眼,空气中流动的魔力正告诉他,某些事实正在加速酝酿。他想这可能是他与林第一次共同坐在外头,相对无言,没有争执与讥讽,这过于难得,却像是一个不安的预兆。林仰起头,凯尔恰巧能看到他对视的目光,他的手抬了起来,仿佛在捕捉空中流淌的光辉:“我觉得我像是在做一场漫长的梦。”

“这个梦太久了,”过了会儿他又停顿,“我现在醒了吗,亚历山德拉?”

黑夜是属于梦的时刻,他喃喃着,我已经有些分不清了。

“你还在梦里。”凯尔摇了摇头,他将手叠上他的眼睛,“马上就会醒了。”

他感到掌心里的眼睛微微眨动,林沙哑地笑了起来,“那么……明天会有太阳吗?”

“会有的。”

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林点了点头,“我很冷……”

凯尔骤然感到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剖开了,一道狭长深邃的口子,里头巢居着他陌生的情感,而这像锯齿一般彼此咬合,重重地滚过他的心口。他忽然有些庆幸自己盖住了林的眼睛,才不会看到他浮动于眼神中的光,尽管这太奇怪了——是的,太奇怪了,凯尔自认自己不懂这些情绪,他是一块原石,未经打磨,但内部却闪耀起来;这让他恍然意识到,自己早已被融化,只是外在的躯壳托着淌动的液体,晶莹地包裹着他的灵魂。

为什么——为什么,他会觉得心口泛起如此复杂的情愫,仿佛是空的,又仿佛被乱麻填塞,树根纠缠在一块儿,抽取着他的思绪。他感到酸涩,胀痛,同时空虚,好似某些东西即将从他的指缝中溜走,这让他不由自主地抓住了林的肩膀,青年拨开他的手指,低哑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不……我只是觉得……”凯尔的语序有点儿混乱,“我只是觉得,我是说,我第一次感到,这里很疼。”

他指了指自己的心口,眼睛垂了下来,遮盖住了里头的金色。他的手贴上了林的脸颊,凯尔低下头来,他好似要将那张脸印刻在自己的心底。那种膨胀的痛楚好像撕开了他的心脏,他的血肉,将漫天的雪沫灌进去。他觉得冷极了,但那种冷却是从林身上传来的;他宛如寒冰。火焰在燃烧,风却不曾止息,严寒不曾止息,死亡不曾止息。亡者的灵魂仿佛匍匐在他的身上,向他送去冰凉的吻,这让凯尔闭上眼睛,叠上了他的嘴唇。他似乎从没如此温和地与他接吻,而林也如此地安静,时间仿佛静止一般,铅重的空气中,恐惧,绝望,昏暗,仇恨,都好似被凝结;一切都会融化。

“我是被诅咒的,亚历山德拉……”林在吻的间隙中说道,“我注定会带来死亡与痛苦……”

我注定会带来不幸,我注定会带来毁灭,我自身燃烧,其他的一切都会燃烧,而火焰便是苍白的死亡的弟兄,它能带来幸福吗?不,不能。我会死,我会死于万物之前,我是一个悲凉的开端,我会坠落,我会埋葬,我会沉沉地堕入那幽冥的深渊,没有光,没有影,没有呼吸与微笑,只有沉重的脚步日益响彻,铁镣铮铮作响;我是一颗燃烧的流星,我会撞向大地,在那之前,我自己便会烧碎了……

我一直在做这样的梦,亚历山德拉。一个无声狂欢的梦,一个濒临死亡的梦,一个深紫色的梦。我不断地死去,苏醒,我面对着成千上万的死亡……那真是太可怕了,亚历山德拉,无数的绝望都攀附着你,叫嚣着,诅咒着,我每天都无法入眠,那便是整个世界的罪恶与仇恨——

 

“我多想好好活下来……”

 

他呢喃着,雪是白的,是静的,若我是那雪该多好,悄无声息,随时离去,而不是那火焰,那杀人的利器,我!我将以霉烂的步伐跨过那道门栏,到时候你可就捉不到我了。

“真遗憾,凯尔,”林说道,“让你见识到这个世界的人,是我……而我只让你看见了无尽的绝望。”

凯尔默不作声。他的手臂愈加收紧,这让他用力地抱住了青年的身体。他知道自己想要回答什么,那个答案就在他的舌尖,但他却无法说出口,只能再度吻了吻他的嘴唇。

 

太阳就要升起了,你不会再冷了……你听得到这颗心吗,林。它是为你而跳的。

 

 

FIN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2017-01-17 4
 
评论
热度(4)
© 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