赎罪

 

 

 

 

赎罪(亚萨忧勒)

 

 

婴儿的啼哭。钟声,一道闪电,一声轰雷。亚萨静静地坐在窗边,他面无表情,仿佛自己只是一尊石像。年幼的婴儿撕心裂肺地哭闹,仿佛因蹬腿的动作,就连摇篮也晃动起来,发出吱嘎的摩擦声,初春的第一场暴雨倾盆而下,重重地打在了窗棂上。

“我知道你来了。”亚萨低语,“我知道。”

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在夜晚来到这里——这间卧房,属于他刚出生的王子,但亚萨知道,或许新生的生命与死亡最为贴近的缘故,在这儿,他总能听到最为熟悉的脚步声。起初只是普通的散步,而之后则变成了奔跑、跺脚,愈加急促不安。尽管所有的仆从,甚至于他的王后都听不见任何的声响,但亚萨总能察觉得一清二楚。就像他的孩子那样,他总会在夜半莫名地啼哭,摇篮上的缎带也总会落在地上,仿佛被人不经意地抽开。

他熟悉这个声音。他熟悉这一切。这在他的噩梦中如影随形,因为他的噩梦已然成了他的模样。亚萨已经很久没能好好入眠,他的夜晚总是难以安稳,一阵风声便能叫他清醒过来。随后他的孩子会啼哭,会吸引着来到这间卧房,接着便是脚步声,亚萨站在黑暗里,他知道自己又一次迎来了访客。

“我不晓得你为什么总是在这条走廊里徘徊。”亚萨摩挲着自己的扳指,喃喃自语道,“照理而言,你应该很熟悉这儿了……我先前询问了我们的首席祭司,他告诉我说,也许你是迷路了。是这样吗?忧勒,你没有找到回北方的路吗?”

是不是那场大雪阻碍了你的归途,是不是?所以你又回来了,来到这里,一次次地在这走廊里打转。你别想躲过我的耳朵,我最熟悉你的脚步声了。你走路的时候总会顿一顿,就像跑跳一样活泼,在以前,我们还去森林里打猎的时候,你说这样的步子不会惊跑那些野兔。你送走我的时候也是一样的,离开的时候步伐也轻快。你来到王都的时候,踏上战场的时候,在我身侧的时候,临阵杀敌的时候,施展魔法的时候,踏上骑兵桥的时候。我还记得你我的誓约,将这片土地带向胜利,带向希望,因为严冬就要过去了。

暴风雨却即将来临。

“我很难和你去解释什么,”亚萨顿了顿,他的手指仿佛描摹着窗玻璃的雾气,“我想,有些事,言语是无法解决一切的。”

言语是一道桥梁,却容易坍塌,它一旦碎了,便难以重建。我总是如此背离我的心,我想要你明白,我想你现在必定比我更了解这个世界。它是贪婪的,它在膨胀,而它需要祭品,它的贪欲才刚刚打开。而你的一切,你,我的挚友,我的兄长,我的同胞,我的将士。我们本应爱着彼此,就如热爱一切希望,你却总踏着这样的步子走进我的噩梦里……为什么,忧勒,为什么?

“你又走了……”

像是印证他的话语似的,在亚萨叹气的时候,摇篮又一次摇晃起来。王子啼哭着伸出手,仿佛在和空虚的灵魂碰着指尖,但亚萨瞧不见任何的影子,房内只有安静的黑暗,雨声滂沱,电闪雷鸣,震得钟塔响声连连,然而城堡却是孤独的。死寂,一片死寂,亚萨的手贴上了落地窗,寒冷顺着皮肤渗进他的心脏,仿佛要将他的灵魂冻成坚硬的铁块。可是,亚萨想,我的心早就僵硬,你的诅咒还绕在我的心头,忧勒……

 

“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!”国王忽然转过身来,声嘶力竭道,“你为什么——为什么还要回到这里!”

 

我杀了你——是我,是我杀了你,折磨你,毁灭你,你应当是恨我的——没错,就像你所诅咒的那样,我会下地狱的,我的子孙后代都将挣扎于痛苦之中,你不会原谅我,不会——是啊!这是必然的。毕竟我如此折磨你,你的痛苦,你的怨恨,都在你最后的诅咒里!

我会下地狱的,我无法走向天堂,因为我是有罪的。

 

“你要知道,你所得的一切痛苦,我都会偿还。”

 

我看见你了,忧勒。你就在那里。你每夜都来到我那孩子的身旁,去摇晃他的床,是吗?我知道,你一定会和他讲述那些起源于文德苏尔的古老传说,那颗流星,世界的第一束火苗,你一直在握住他的手,是吗?所以你才会碰掉那根缎带,你总是这样……总是。我在这儿和你讲的一切,你也一定听得一清二楚。但你仍旧不会让我看见你,触碰你,听见你的呼吸。所有人都说我疯了,但我现在才意识到,我格外的清醒。因为我明白,这是我必得的惩戒,我会失去一切。

 

暴风雨来了。

 

FIN

 

2017-04-13 2
 
评论
热度(2)
© 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