埃费拉战役篇·破晓之钟(03)

第一节:黎明之城


03

 

当空气中那股甜腻的花粉味钻进鼻腔的时候,瑞克着实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他揉了揉鼻尖,有些难以忍受地用手指抵住了鼻子,仿佛这样能够好受些似的。青羽环顾四周,他看起来对这里的商贩很有些兴致,从方才开始便在不断地打量,甚至还停下步子,伸手去逗弄着笼子里的鸟。

“这里的市场远比王都还热闹,”青羽说道,“没想到有这么多商贩在这里兜售灵兽魔药,规模可比王都要大上一倍不止吧。”

“我可没听说过这里全是这些花花草草的……”瑞克又打了个喷嚏,“怎么有这么多人聚在这里卖花?有什么庆典吗?”

才踏入埃费拉城,他和青羽就险些被拥挤的人流冲散了,瑞克惊讶于这儿的繁华,他只有在小时候才来过埃费拉,但那大多是旅途的中点,每每都是匆匆离去,只剩下些单薄的记忆。埃费拉的领主费尔丁子爵,是个喜好艺术娱乐的人,十年前他继任了领主之位,更是将戏剧音乐发扬光大,一时间埃费拉成了许多富人贵族享乐的好地方,有不少贵族都在里头拥有私人资产,瑞克对此早有耳闻,但议会不管不问,仿佛这一切便成了灰色地带,着实令人感到担忧。

“可能是有什么演出吧。”青羽顺手接过一张传单,细细地看着上头彩绘的标题,“‘拉科尼亚歌剧团’的首场演出就在三天后,我听说过这个剧团,他们几年前就因故解散了,这一回还是特地重组,来埃费拉重新演出的。“

瑞克自然对音乐艺术没有什么兴致,他也总是被林取笑没有什么艺术细胞,但拉科尼亚号歌剧团,甚至连他都觉得有些耳熟。瑞克抽了一张传单,看着上头优雅艳丽的文字,不知是哪一名画家精心设计了这张传单,将男女主角勾勒的格外动人。这是一个传奇的故事,一位国王爱上了一名贵族夫人,随后在精灵的帮助下化身为夫人的丈夫,与她共度良宵。而他们的孩子随后诞生,夫人将这名孩子送给了精灵抚养,但不曾料到,因老国王的去世,王国动荡不安,他们的孩子最终长大,成了统率军队的将领,最后踏上了王位。

瑞克猜想这个故事的原型也许来源于亚萨王,但亚萨王的身世,哪怕在史书中也写得十分模糊,有的历史学家甚至信誓旦旦地表示,亚萨王的母亲是感孕而生,他没有人类的父亲,他的父亲是最伟大的神祗,因此王室流淌着最为神圣的血脉。这种说辞是真是假,显然已经不再重要,王室早就被神化,在普通民众看来,他们相当的遥不可及,只能一遍一遍地通过幻想,去勾勒那些神秘的故事。

“所以这么多人凑一起,都是为了看这场戏剧吗?”瑞克感叹道,“埃费拉不愧是艺术之都。”

“和王都不同,黎明之城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,毕竟在以前,这儿也曾经是旧王国的临时都城。”青羽俨然对这儿的历史十分熟悉,“我们已经来晚了,埃费拉最热闹的节日是霜月的冰雪节,据说那时候连城墙外都会雕刻上好些冰像,也是很多水魔法师一展身手的时候。”

瑞克点了点头,埃费拉城给他的印象并不坏,这儿阳光明媚,并没有王都的庄严肃穆,一切都是轻快的,仿佛每一阵风里都飞着透明的蝴蝶。他与青羽也识趣地换上了便衣,否则便会显得过于格格不入。埃费拉的领主费尔丁子爵住在城市的西南区,中途他们会穿过整个城市最高的塔桥,随后便会抵达剧院林立的西南区。子爵的领地很好辨认,瑞克很容易便瞧见了绘有家族纹章的旗帜,正在空中飘扬。他再度检阅了下自己的信封,随后走向了庄园的守卫,示意对方通报一声。青羽的目光自始至终地在一旁打量,仿佛他被那塔桥下方的河流吸引了,那儿水流湍急,落下的花瓣迅速地被冲散,尔后消失在了视野里。

“这条河的发源地是哪儿?”青羽随口问道。瑞克朝后看了看,他还未来得及回答,另一位守卫便好心地接下话茬,“从铁森林的山脉中流下来的,源头是在铁森林里。”

“怎么这河上看不到船?”

“别看这河清澈,实际上深得很,暗流又急,很多年前便很少有船只经过了。”守卫说道,“现在这河道里只有些鱼,偶尔会有几家老船家运送货物,旅客可是禁止入河的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青羽点了点头,“真遗憾,这么漂亮的河流,却不能沿途好好欣赏。”

瑞克有些惊讶,不过青羽出乎预料的是一个懂得欣赏自然风光的人,或许这回带他来埃费拉,是十分正确的选择。没过多久,里头便传来了呼唤声,那名带信的守卫折了回来,恭敬地向他们行礼:“久等了,欧尼斯特先生,青羽先生,子爵请你们进去,一同喝一杯下午茶。”

 

跟前的大门仍旧是紧闭的,没有任何人影,只有剧团出演的宣传报被贴在了围墙上头。出于好奇,莉拉·威弗列德早早地便来拉科尼亚号剧团演出的埃费拉戏剧院看看究竟,她平素喜好不多,却尤为喜欢那些遥远的幻想故事,甚至在小时候,她的梦想便是拥有一头漂亮的独角兽做灵兽。但随着年纪的增长,莉拉明白,独角兽这样的珍奇生物,恐怕根本不曾存在过。它们是与精灵交好的生物,而精灵族本身是否在这片大陆生存过,都是一个未解之谜。

在许多孩子们的童话书里,这些生物总是温柔而光明的,王国未知的生物有许多,她多少抱着些期许,盼望着哪天能够发现独角兽的踪迹,而这也是她未来的理想。莉拉·威弗列德在学院里念书的时候,便是一个优秀的生物研究者,现在她又即将去博物所进修,仿佛这便能让她与一切美好的生物更为贴近些。在王都的侯爵宅里还有一只黑猫,便是她小时候收留的,很可惜因为路途遥远,黑猫没能一块儿过来,莉拉想,它一定会在心里抱怨个不停。

“小姐,我们先去餐厅吧?”女仆长善意地提醒道,“时间已经不早了。”

“也是。”莉拉叹了口气,“走吧,安德莉亚,我们去尝尝这儿最新鲜的料理。”

但街道的另一头在此时响起了马车声,莉拉转过脑袋,在僻静的后巷,好几辆马车缓缓停下,随后几名车夫费力地将木箱子搬了下来,在青石板上撞出了沉闷的摩擦声。那木箱子上写着的便是‘拉科尼亚’,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脚步顿时一停:“安德莉亚,你看,那是不是剧团?”

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最前方的马车被拉开,上头走下好几个人来,首先是一名长发女人,她似乎对着那几名车夫耳语了些什么,随后便径自走进了剧院的后门。莉拉并不认识她,而随即下马车的几位人影,更是让她觉得格外陌生——很显然,在剧团重组后,原先的演员都纷纷离去,只剩下了那名老团长苦苦支撑。他的头发已经花白,被人搀扶着走下马车的时候,莉拉仿佛立刻回忆起了童年,她还记得这名老团长,在很小的时候,侯爵还抱着她亲自与团长见过一面,那是一名非常和善仁慈的老者,言语风趣,性情幽默,总能说出很多有趣的故事。莉拉怔怔地看着他,而老者也像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似的,从那一头转了过来。

TBC

2017-07-24 7
 
评论
热度(7)
© 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