烧毁的诺顿

 

 

烧毁的诺顿

 

 

 

瑞克并不意外会在这会儿听到他的脚步声。尽管他此时显得狼狈极了,在对方跟前,恐怕也只有被嘲笑的份,但他仍旧抬起头来,在微弱的光亮中捕捉着对方的身影。这着实不是什么好预兆,在林·文德苏尔跨入囚笼的那一刻,他当真感到一阵寒意袭来,仿佛深深地抓住了他的咽喉,将细碎的冰块填塞入他的胸腔。

这并非是他的错觉,瑞克想,这家伙已经变得极为古怪。他的身上几乎看不出任何昔日明朗的影子,深浓的阴影如斗篷般将他裹着,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。凯尔·亚历山德拉站在外头,那双金色的眼睛不留痕迹地扫了过来,他的目光近乎冷漠,在半晌后,他又朝着一旁的卫兵叮嘱了几句,随后转身离开。

“不要待太久,林。”凯尔的语气变得缓和,“我们还有事要做。”

青年点了点头,但瑞克很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将凯尔的话听到了心里。哪怕是这样的季节,林·文德苏尔也仍旧披了件极为厚实的外套,白色的软毛磨蹭着他的脸颊,将他瘦削的双手包裹在了长长的衣袖里。他的身子朝后靠了靠,脸上露出了微笑:“听说亚历山德拉昨晚上找过你了,你们聊得很愉快。”

“恐怕他对我的态度有什么误解。”瑞克回答,“抱歉,我实在看不出什么诚意。”

“我的诚意已经很明确了,瑞克,”林耸耸肩,“投降吧,带上你的王军一起,或许你们还能拥有和以前一样的地位——再者,你们的国王已经抛弃你们了。”

“但新王也绝不会是你,”瑞克皱起眉,他的动作略大,挣响了手腕上的锁链,“你该清醒点儿了,林,就算你有什么仇恨,将一切发泄在无辜者身上,是最愚蠢、最不可原谅的——”

“可我赢了!”林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还能用正义证明什么呢?我的朋友。为什么不痛快点儿承认自己已经毫无退路,还要坚持自己这无趣的自尊?”

瑞克张张嘴,他一时间说不上话来,脑袋瞬间陷入了短暂的空白中。他甚至无法好好地反驳跟前的家伙,尽管他明白对方已经彻底踏上歧途,然而对于瑞克而言,跟前冷冰冰的铁栏才是最为残酷的事实。在昨夜,亚历山德拉独自一人前来,这是他第一次、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与他单独交流,他清晰地认识到,无论是亚历山德拉还是林,他们恐怕都已经疯了。

和疯子是无法谈论道义的,瑞克咬住嘴唇,他选择沉默。即便在这之前,他翻来覆去地设想了无数次,假如有那么一丝的可能,哪怕只是千分之一、万分之一,林能被他说服,停下这一切的话,是不是一切仍旧有着从头再来的机会?

他明白自己仍旧无法憎恨对方。

林·文德苏尔一声不吭地盯着他,那双红色的眼睛低垂着,看起来好似一尊塑像。这儿光线不甚明晰,但林全身都笼罩在了唯一的天窗下头,银白的长发如雪花一般融化,实在让人很难想象他的满手血腥。瑞克不止一次觉得他好似在做梦,这场噩梦冗长而又绝望,如无穷的严冬一般令人心生痛楚,他的神经、他的心脏、他的呼吸都仿佛被寒冷浸染了,每一分钟都如刀割一般,刮得他浑身生疼。曾经并不是如此——曾经,瑞克闭上了眼睛,他听到林拉开椅子,慢慢地朝他走了过来。

“说真的,瑞克,”声音逐步贴近,直至在他的跟前停止,“我一直非常钦佩你,因为你是一个正直的人。”

林坦诚地说道。这让瑞克有些错愕地睁开眼,对方苍白的脸距离自己非常近,在铁栏的阴影中,他看到那双红眼睛不可避免地蒙上了倦怠。但下一秒,这种疲倦又消失得无影无踪,一种奇诡的狂热卷了上来,林抓住了栏杆,尖锐的指甲仿佛要刺穿坚硬的铁栏。

“真的——你太不可思议了,你是那么的……那么的正直。”林摇了摇头,“你要知道,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品质,对于我而言,这太过于闪耀了,有时候我想,在你身边,我甚至会被灼伤,会融化……”

他喘了口气,那只手松了开来,越过铁栏,好似要触碰瑞克的脸颊。瑞克下意识地想要偏过脑袋,但这徒劳无功,他无处可退,只得被林一把抓住了衣领。他犹如逮住一根浮木般地死死拽着他,瑞克这才发觉他瘦得可怕。他的手臂如同枯枝一般,筋络分明,脆弱的指节紧紧地揪着,他一时间不敢与他对视,仿佛那双眼睛里涌出的恨意,足够将他碾碎在这窄小的囚笼里。

“瑞克,瑞克……偏偏是你……”

偏偏是你,偏偏是你——为什么,为什么,瑞克,为什么你不仅拥有一切,你还如此正义,你总是如此,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什么才叫绝望与痛苦,为什么?世界上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,唯独你,唯独你如此的正义,仿佛是一把尺子,一柄利剑,你从不动摇,这甚至有些可怕……

“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即便我现在赢了,我应当拥有一切,我在你跟前却还是像输了一样!为什么!!”林用力地抓住他的脖颈,瑞克只感到呼吸一窒,他差点儿喘不过气来,林的力气大得可怕,他仿佛真的要杀了他似的,指节狠狠地收紧。

“为什么……作为胜利者的我,还未来得及享受一切,却快要死了?”

青年喃喃着,他的手张开,瑞克在刹那间被涌进的空气呛得连连咳嗽,林仿佛看不见他,他后退了些,又一次走回那天窗的阳光下头。他好似离不开这些光,他在发抖,当他再度坐回那张椅子的时候,他才缓慢地平复下来。他的胳膊垂着,眼神好似凝视着空气中一处不存在的角隅,瑞克听到风声,听到细碎的石子的滚落声,但这一切消失得极快,死一般的寂静再度将这儿笼罩。

“但有些话,我也只能和你说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林仰起头来。

“你知道我真正的愿望吗?”

 

我的朋友……我的敌人。你知道我穷尽一生想谋求的东西是什么吗?不是财富,不是地位,不是权力,不是众人的畏惧,我想要的东西其实很简单,它哪怕从一滴水、一朵花里也能寻找得到……

 

林转过头来,他望着他,瑞克发觉,他在流泪。

 

FIN

 

 

 

 

 


2017-05-19 4
 
评论
热度(4)
© |Powered by LOFTER